导航
导航
文章目录
  1. 语法
  2. 一个最小的 CKB 脚本代码
  3. 将脚本部署到 CKB 上
  4. 分析默认 lock 脚本代码
  5. 介绍 Duktape
  6. 一道思考题
  7. 下集预告

CKB脚本编程简介[2]: 脚本基础

上一篇我们介绍了当前 CKB 的验证模型。这一篇会更加有趣一点,我们要向大家展示如何将脚本代码真正部署到 CKB 网络上去。我希望在你看完本文后,你可以有能力自行去探索 CKB 的世界并按照你自己的意愿去编写新的脚本代码。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我相信目前的 CKB 的编程模型已经相对稳定了,但是开发仍在进行中,因此未来还可能会有一些变化。我将尽力确保本文始终处于最新的状态,但是如果在过程到任何疑惑,本文以此版本下的 CKB 作为依据。

警告:这是一篇很长的文章,因为我想为下周更有趣的话题提供充足的内容。所以如果你没有充足的时间,你不必马上完成它。我在试着把它分成几个独立的不凡,这样你就可以一次尝试一个。

语法

在继续之前,我们先来区分两个术语:脚本(script)和脚本代码(script code)

在本文以及整个系列文章内,我们将区分脚本和脚本代码。脚本代码实际上是指你编写和编译并在 CKB 上运行的程序。而脚本,实际上是指 CKB 中使用的脚本数据结构,它会比脚本代码稍微多一点点:

1
2
3
4
5
pub struct Script {
pub args: Vec<Bytes>,
pub code_hash: H256,
pub hash_type: ScriptHashType,
}

我们目前可以先忽略hash_type,之后的文章再来解释什么是hash_type以及它有什么有趣的用法。在这篇文章的后面,我们会说明code_hash实际上是用来标识脚本代码的,所以目前我们可以只把它当成脚本代码。那脚本还包括什么呢?脚本还包括args这个部分,它是用来区分脚本和脚本代码的。args在这里可以用来给一个 CKB 脚本提供额外的参数,比如:虽然大家可能都会使用相同的默认的 lock script code,但是每个人可能都有自己的 pubkey hash,args 就是用来保存 pubkey hash 的位置。这样,每一个CKB 的用户都可以拥有不同的 lock script ,但是却可以共用同样的 lock script code。

请注意,在大多数情况下,脚本和脚本代码是可以互换使用的,但是如果你在某些地方感到了困惑,那么你可能有必要考虑一下两者间的区别。

一个最小的 CKB 脚本代码

你可能之前就已经听所过了,CKB (编者注:此处指的应该是 CKB VM)是基于开源的 RISC-V 指令集编写的。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用我自己的话来说,这意味着我们(在某种程度上)在 CKB 中嵌入了一台真正的微型计算机,而不是一台虚拟机。一台真正的计算机的好处是,你可以用任何语言编写任何你想写的逻辑。在这里,我们展示的前面几个例子将会用 C语言编写,以保持简单性(我是说工具链中的简单性,而不是语言),之后我们还会切换到基于 JavaScript 的脚本代码,并希望在本系列中展示更多的语言。记住,在 CKB 上有无限的可能!

正如我们提到的,CKB VM 更像是一台真正的微型计算机。CKB 的代码脚本看起来也更像是我们在电脑上跑的一个常见的 Unix 风格的可执行程序。

1
2
3
4
int main(int argc, char* argv[])
{
return 0;
}

当你的代码通过 C 编译器编译时,它将成为可以在 CKB 上运行的脚本代码。换句话说,CKB 只是采用了普通的旧式 Unix 风格的可执行程序(但使用的是 RISC-V 体系结构,而不是流行的 x86 体系结构),并在虚拟机环境中运行它。如果程序的返回代码是 0 ,我们认为脚本成功了,所有非零的返回代码都将被视为失败脚本。

在上面的例子中,我们展示了一个总是成功的脚本代码。因为返回代码总是 0。但是请不要使用这个作为您的 lock script code ,否则您的 token 可能会被任何人拿走。

但是显然上面的例子并不有趣,这里我们从一个有趣的想法开始:我个人不是很喜欢胡萝卜。我知道胡萝卜从营养的角度来看是很好的,但我还是想要避免它的味道。如果现在我想设定一个规则,比如我想让我在 CKB 上的 Cell 里面都没有以carrot开头的数据?让我们编写一个脚本代码来实现这一点。

为了确保没有一个 cell 在 cell data
中包含carrot,我们首先需要一种方法来读取脚本中的 cell data。CKB 提供了syscalls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为了确保 CKB 脚本的安全性,每个脚本都必须在与运行 CKB 的主计算机完全分离的隔离环境中运行。这样它就不能访问它不需要的数据,比如你的私钥或密码。然而,要使得脚本有用,必须有特定的数据要访问,比如脚本保护的 cell 或脚本验证的事务。CKB 提供了syscalls来确保这一点,syscalls是在 RISC-V 的标准中定义的,它们提供了访问环境中某些资源的方法。在正常情况下,这里的环境指的是操作系统,但是在 CKB VM 中,环境指的是实际的 CKB 进程。使用syscalls, CKB脚本可以访问包含自身的整个事务,包括输入(inputs)、输出(outpus)、见证(witnesses)和 deps。

好消息是,我们已经将syscalls封装在了一个易于使用的头文件中,非常欢迎您在这里查看这个文件,了解如何实现syscalls。最重要的是,您可以只获取这个头文件并使用包装函数来创建您想要的系统调用。

现在有了syscalls,我们可以从禁止使用carrot的脚本开始: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include <memory.h>
#include "ckb_syscalls.h"

int main(int argc, char* argv[]) {
int ret;
size_t index = 0;
volatile uint64_t len = 0; /* (1) */
unsigned char buffer[6];

while (1) {
len = 6;
memset(buffer, 0, 6);
ret = ckb_load_cell_by_field(buffer, &len, 0, index, CKB_SOURCE_OUTPUT,
CKB_CELL_FIELD_DATA); /* (2) */
if (ret == CKB_INDEX_OUT_OF_BOUND) { /* (3) */
break;
}

if (memcmp(buffer, "carrot", 6) == 0) {
return -1;
}

index++;
}

return 0;
}

以下几点需要解释一下:

  1. 由于 C 语言的怪癖,len字段需要标记为volatile。我们会同时使用它作为输入和输出参数,CKB VM 只能在它还保存在内存中时,才可以把它设置输出参数。而volatile可以确保 C 编译器将它保存为基于 RISC-V 内存的变量。

  2. 在使用syscall时,我们需要提供以下功能:一个缓冲区来保存syscall提供的数据;一个len字段,来表示系统调用返回的缓冲区长度和可用数据长度;一个输入数据缓冲区中的偏移量,以及几个我们在交易中需要获取的确切字段的参数。详情请参阅我们的RFC

  3. 为了保证最大的灵活性,CKB 使用系统调用的返回值来表示数据抓取状态:0 (or CKB_SUCCESS) 意味着成功,1 (or CKB_INDEX_OUT_OF_BOUND) 意味着您已经通过一种方式获取了所有的索引,2 (orCKB_ITEM_MISSING) 意味着不存在一个实体,比如从一个不包含该 type 脚本的 cell 中获取该 type 的脚本。

概况一下,这个脚本将循环遍历交易中的所有输出 cells,加载每个 cell data 的前6个字节,并测试这些字节是否和carrot匹配。如果找到匹配,脚本将返回-1,表示错误状态;如果没有找到匹配,脚本将返回0退出,表示执行成功。

为了执行该循环,该脚本将保存一个index变量,在每次循环迭代中,它将试图让 syscall 获取 cell 中目前采用的index值,如果 syscall 返回CKB_INDEX_OUT_OF_BOUND,这意味着脚本已经遍历所有的 cell,之后会退出循环;否则,循环将继续,每测试 cell data 一次,index变量就会递增一次。

这是第一个有用的 CKB 脚本代码!在下一节中,我们将看到我们是如何将其部署到 CKB 中并运行它的。

将脚本部署到 CKB 上

首先,我们需要编译上面写的关于胡萝卜的源代码。由于 GCC 已经提供了 RISC-V 的支持,您当然可以使用官方的 GCC 来创建脚本代码。或者你也可以使用我们准备的 docker 镜像来避免编译 GCC 的麻烦:

1
2
3
4
5
6
7
8
9
$ ls
carrot.c ckb_consts.h ckb_syscalls.h
$ sudo docker run --rm -it -v `pwd`:/code nervos/ckb-riscv-gnu-toolchain:xenial bash
[email protected]:/# cd /code
[email protected]:/code# riscv64-unknown-elf-gcc -Os carrot.c -o carrot
[email protected]:/code# exit
exit
$ ls
carrot* carrot.c ckb_consts.h ckb_syscalls.h

就是这样,CKB 可以直接使用 GCC 编译的可执行文件作为链上的脚本,无需进一步处理。我们现在可以在链上部署它了。注意,我将使用 CKB 的 Ruby SDK,因为我曾经是一名 Ruby 程序员,当然 Ruby 对我来说是最自然的(但不一定是最好的)。如何设置请参考官方 Readme 文件

要将脚本部署到 CKB,我们只需创建一个新的 cell,把脚本代码设为 cell data 部分:

1
2
3
4
pry(main)> data = File.read("carrot")
pry(main)> data.bytesize
=> 6864
pry(main)> carrot_tx_hash = wallet.send_capacity(wallet.address, CKB::Utils.byte_to_shannon(8000), CKB::Utils.bin_to_hex(data))

在这里,我首先要通过向自己发送 token 来创建一个容量足够的新的 cell。现在我们可以创建包含胡萝卜脚本代码的脚本:

1
2
pry(main)> carrot_data_hash = CKB::Blake2b.hexdigest(data)
pry(main)> carrot_type_script = CKB::Types::Script.new(code_hash: carrot_data_hash, args: [])

回忆一下脚本数据结构:

1
2
3
4
5
pub struct Script {
pub args: Vec<Bytes>,
pub code_hash: H256,
pub hash_type: ScriptHashType,
}

我们可以看到,我们没有直接将脚本代码嵌入到脚本数据结构中,而是只包含了代码的哈希,这是实际脚本二进制代码的 Blake2b 哈希。由于胡萝卜脚本不使用参数,我们可以对args部分使用空数组。

注意,这里仍然忽略了 hash_type,我们将在后面的文章中通过另一种方式讨论指定代码哈希。现在,让我们尽量保持简单。

要运行胡萝卜脚本,我们需要创建一个新的交易,并将胡萝卜 type 脚本设置为其中一个输出 cell 的 type 脚本:

1
2
pry(main)> tx = wallet.generate_tx(wallet2.address, CKB::Utils.byte_to_shannon(200))
pry(main)> tx.outputs[0].instance_variable_set(:@type, carrot_type_script.dup)

我们还需要进行一个步骤:为了让 CKB 可以找到胡萝卜脚本,我们需要在一笔交易的 deps 中引用包含胡萝卜脚本的 cell:

1
2
pry(main)> carrot_out_point = CKB::Types::OutPoint.new(cell: CKB::Types::CellOutPoint.new(tx_hash: carrot_tx_hash, index: 0))
pry(main)> tx.deps.push(carrot_out_point.dup)

现在我们准备签名并发送交易:

1
2
3
4
[44] pry(main)> tx.witnesses[0].data.clear
[46] pry(main)> tx = tx.sign(wallet.key, api.compute_transaction_hash(tx))
[19] pry(main)> api.send_transaction(tx)
=> "0xd7b0fea7c1527cde27cc4e7a2e055e494690a384db14cc35cd2e51ec6f078163"

由于该交易的 cell 中没有任何一个的 cell data 包含carrot,因此 type 脚本将验证成功。现在让我们尝试一个不同的交易,它确实含有一个以carrot开头的 cell:

1
2
3
4
5
6
7
8
9
pry(main)> tx2 = wallet.generate_tx(wallet2.address, CKB::Utils.byte_to_shannon(200))
pry(main)> tx2.deps.push(carrot_out_point.dup)
pry(main)> tx2.outputs[0].instance_variable_set(:@type, carrot_type_script.dup)
pry(main)> tx2.outputs[0].instance_variable_set(:@data, CKB::Utils.bin_to_hex("carrot123"))
pry(main)> tx2.witnesses[0].data.clear
pry(main)> tx2 = tx2.sign(wallet.key, api.compute_transaction_hash(tx2))
pry(main)> api.send_transaction(tx2)
CKB::RPCError: jsonrpc error: {:code=>-3, :message=>"InvalidTx(ScriptFailure(ValidationFailure(-1)))"}
from /home/ubuntu/code/ckb-sdk-ruby/lib/ckb/rpc.rb:164:in `rpc_request'

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胡萝卜脚本拒绝了一笔生成的 cell 中包含胡萝卜的交易。现在我可以使用这个脚本来确保所有的 cell 中都不含胡萝卜!

所以,总结一下,部署和运行一个 type 脚本的脚本,我们需要做的是:

  1. 将脚本编译为 RISC-V 可执行的二进制文件
  2. 在 cell 的 data 部分部署二进制文件
  3. 创建一个 type 脚本数据结构,使用二进制文件的 blake2b 散列作为code hash,补齐args部分中脚本代码的需要的参数
  4. 用生成的 cell 中设置的 type 脚本创建一个新的交易
  5. 将包含脚本代码的 cell 的 outpoint 写入到一笔交易的 deps 中去

这就是你所有需要的!如果您的脚本遇到任何问题,您需要检查这些要点。

虽然在这里我们只讨论了 type 脚本,但是 lock 脚本的工作方式完全相同。您惟一需要记住的是,当您使用特定的 lock 脚本创建 cell 时,lock 脚本不会在这里运行,它只在您使用 cell 时运行。因此, type 脚本可以用于构造创建 cell 时运行的逻辑,而 lock 脚本用于构造销毁 cell 时运行的逻辑。考虑到这一点,请确保您的 lock 脚本是正确的,否则您可能会在以下场景中丢失 token:

您的 lock 脚本有一个其他人也可以解锁您的 cell 的 bug。
您的 lock 脚本有一个 bug,任何人(包括您)都无法解锁您的 cell。

在这里我们可以提供的一个技巧是,始终将您的脚本作为一个 type 脚本附加到你交易的一个 output cell 中去进行测试,这样,发生错误时,您可以立即知道,并且您的 token 可以始终保持安全。

分析默认 lock 脚本代码

根据已经掌握的知识,让我们看看 CKB 中包含的默认的 lock 脚本代码。 为了避免混淆,我们正在查看 lock 脚本代码在 这个commit

默认的 lock 脚本代码将循环遍历与自身具有相同 lock 脚本的所有的 input cell,并执行以下步骤:

  • 它通过提供的 syscall 获取当前的交易 hash

  • 它获取相应的 witness 数据作为当前输入

  • 对于默认 lock 脚本,假设 witness 中的第一个参数包含由 cell 所有者签名的可恢复签名,其余参数是用户提供的可选参数

  • 默认的 lock 脚本运行 由交易 hash 链接的二进制程序的 blake2b hash, 还有所有用户提供的参数(如果存在的话)

  • 将 blake2b hash 结果用作 secp256k1 签名验证的消息部分。注意,witness 数据结构中的第一个参数提供了实际的签名。

  • 如果签名验证失败,脚本退出并返回错误码。否则它将继续下一个迭代。

注意,我们在前面讨论了脚本和脚本代码之间的区别。每一个不同的公钥 hash 都会产生不同的 lock 脚本,因此,如果一个交易的输入 cell 具有相同的默认 lock 脚本代码,但具有不同的公钥 hash(因此具有不同的 lock 脚本),将执行默认 lock 脚本代码的多个实例,每个实例都有一组共享相同 lock 脚本的 cell。

现在我们可以遍历默认 lock 脚本代码的不同部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if (argc != 2) {
return ERROR_WRONG_NUMBER_OF_ARGUMENTS;
}

secp256k1_context context;
if (secp256k1_context_initialize(&context, SECP256K1_CONTEXT_VERIFY) == 0) {
return ERROR_SECP_INITIALIZE;
}

len = BLAKE2B_BLOCK_SIZE;
ret = ckb_load_tx_hash(tx_hash, &len, 0);
if (ret != CKB_SUCCESS) {
return ERROR_SYSCALL;
}

当参数包含在 Script数据结构的 args部分, 它们通过 Unix 传统的arc/argv方式发送给实际运行的脚本程序。
为了进一步保持约定,我们在argv[0] 处插入一个伪参数,所以 第一个包含的参数从argv[1]开始。
在默认 lock 脚本代码的情况下,它接受一个参数,即从所有者的私钥生成的公钥 hash。

1
2
3
4
5
6
7
8
ret = ckb_load_input_by_field(NULL, &len, 0, index, CKB_SOURCE_GROUP_INPUT,
CKB_INPUT_FIELD_SINCE);
if (ret == CKB_INDEX_OUT_OF_BOUND) {
return 0;
}
if (ret != CKB_SUCCESS) {
return ERROR_SYSCALL;
}

使用与胡萝卜这个例子相同的技术,我们检查是否有更多的输入 cell 要测试。与之前的例子有两个不同:

  • 如果我们只想知道一个 cell 是否存在并且不需要任何数据,我们只需要传入NULL 作为数据缓冲区,一个 len 变量的值是 0。
    通过这种方式,syscall 将跳过数据填充,只提供可用的数据长度和正确的返回码用于处理。

  • 在这个 carrot 的例子中,我们循环遍历交易中的所有输入, 但这里我们只关心具有相同 lock 脚本的输入cell。 CKB将具有相同锁定(或类型)脚本的cell命名为group。 我们可以使用 CKB_SOURCE_GROUP_INPUT 代替 CKB_SOURCE_INPUT, 来表示只计算同一组中的 cell,举个例子,即具有与当前 cell 相同的 lock 脚本的 cell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len = WITNESS_SIZE;
ret = ckb_load_witness(witness, &len, 0, index, CKB_SOURCE_GROUP_INPUT);
if (ret != CKB_SUCCESS) {
return ERROR_SYSCALL;
}
if (len > WITNESS_SIZE) {
return ERROR_WITNESS_TOO_LONG;
}

if (!(witness_table = ns(Witness_as_root(witness)))) {
return ERROR_ENCODING;
}
args = ns(Witness_data(witness_table));
if (ns(Bytes_vec_len(args)) < 1) {
return ERROR_WRONG_NUMBER_OF_ARGUMENTS;
}

继续沿着这个路径,我们正在加载当前输入的 witness。 对应的 witness 和输入具有相同的索引。
现在 CKB 在 syscalls 中使用flatbuffer作为序列化格式,所以如果你很好奇,flatcc的文档是你最好的朋友。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 Load signature */
len = TEMP_SIZE;
ret = extract_bytes(ns(Bytes_vec_at(args, 0)), temp, &len);
if (ret != CKB_SUCCESS) {
return ERROR_ENCODING;
}

/* The 65th byte is recid according to contract spec.*/
recid = temp[RECID_INDEX];
/* Recover pubkey */
secp256k1_ecdsa_recoverable_signature signature;
if (secp256k1_ecdsa_recoverable_signature_parse_compact(&context, &signature, temp, recid) == 0) {
return ERROR_SECP_PARSE_SIGNATURE;
}
blake2b_state blake2b_ctx;
blake2b_init(&blake2b_ctx, BLAKE2B_BLOCK_SIZE);
blake2b_update(&blake2b_ctx, tx_hash, BLAKE2B_BLOCK_SIZE);
for (size_t i = 1; i < ns(Bytes_vec_len(args)); i++) {
len = TEMP_SIZE;
ret = extract_bytes(ns(Bytes_vec_at(args, i)), temp, &len);
if (ret != CKB_SUCCESS) {
return ERROR_ENCODING;
}
blake2b_update(&blake2b_ctx, temp, len);
}
blake2b_final(&blake2b_ctx, temp, BLAKE2B_BLOCK_SIZE);

witness 中的第一个参数是要加载的签名,而其余的参数(如果提供的话)被附加到用于 blake2b 操作的交易 hash 中。

1
2
3
4
5
secp256k1_pubkey pubkey;

if (secp256k1_ecdsa_recover(&context, &pubkey, &signature, temp) != 1) {
return ERROR_SECP_RECOVER_PUBKEY;
}

然后使用哈希后的 blake2b 结果作为信息,进行 secp256 签名验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size_t pubkey_size = PUBKEY_SIZE;
if (secp256k1_ec_pubkey_serialize(&context, temp, &pubkey_size, &pubkey, SECP256K1_EC_COMPRESSED) != 1 ) {
return ERROR_SECP_SERIALIZE_PUBKEY;
}

len = PUBKEY_SIZE;
blake2b_init(&blake2b_ctx, BLAKE2B_BLOCK_SIZE);
blake2b_update(&blake2b_ctx, temp, len);
blake2b_final(&blake2b_ctx, temp, BLAKE2B_BLOCK_SIZE);

if (memcmp(argv[1], temp, BLAKE160_SIZE) != 0) {
return ERROR_PUBKEY_BLAKE160_HASH;
}

最后同样重要的是,我们还需要检查可恢复签名中包含的 pubkey 确实是用于生成 lock 脚本参数中包含的 pubkey hash 的 pubkey。
否则,可能会有人使用另一个公钥生成的签名来窃取你的 token。

简而言之,默认 lock 脚本中使用的方案与现在比特币中使用的方案非常相似。

介绍 Duktape

我相信你和我现在的感觉一样: 我们可以用 C 语言写合约,这很好,但是 C 语言总是让人觉得有点乏味,而且,让我们面对现实,它很危险。
有更好的方法吗?

当然! 我们上面提到的 CKB VM 本质上是一台微型计算机,我们可以探索很多解决方案。 我们在这里做的一件事是,使用 JavaScript 编写 CKB 脚本代码。 是的,你说对了,简单的 ES5 (是的,我知道,但这只是一个例子,你可以使用转换器) JavaScript。

这怎么可能呢? 由于我们有 C 编译器,我们只需为嵌入式系统使用一个 JavaScript 实现,在我们的例子中,duktape
将它从 C 编译成 RISC-V 二进制文件,把它放在链上,我们就可以在 CKB 上运行 JavaScript 了!因为我们使用的是一台真正的微型计算机,所以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们将另一个 VM 作为 CKB 脚本嵌入到 CKB VM 中,并在 VM 路径上探索这个 VM。

从这条路径展开,我们可以通过 duktape 在 CKB 上使用 JavaScript,我们也可以通过 mruby在 ckb 上使用 Ruby, 我们甚至可以将比特币脚本或EVM放到链上,我们只需要编译他们的虚拟机,并把它放在链上。这确保了 CKB VM 既能帮助我们保存资产,又能构建一个多样化的生态系统。所有的语言都应该在 CKB 上被平等对待,自由应该掌握在区块链合约的开发者手中。

在这个阶段,你可能想问: 是的,这是可能的,但是 VM 之上的 VM 不会很慢吗? 我相信这取决于你的例子是否很慢。我坚信,基准测试没有任何意义,除非我们将它放在具有标准硬件需求的实际用例中。 所以我们需要有时间检验这是否真的会成为一个问题。 在我看来,高级语言更可能用于 type scripts 来保护 cell 转换,在这种情况下,我怀疑它会很慢。此外,我们也在这个领域努力工作,以优化 CKB VM 和 VMs 之上的 CKB VM,使其越来越快,:P

要在 CKB 上使用 duktape,首先需要将 duktape 本身编译成 RISC-V 可执行二进制文件: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git clone https://github.com/nervosnetwork/ckb-duktape
$ cd ckb-duktape
$ sudo docker run --rm -it -v `pwd`:/code nervos/ckb-riscv-gnu-toolchain:xenial bash
[email protected]:~# cd /code
[email protected]:/code# make
riscv64-unknown-elf-gcc -Os -DCKB_NO_MMU -D__riscv_soft_float -D__riscv_float_abi_soft -Iduktape -Ic -Wall -Werror c/entry.c -c -o build/entry.o
riscv64-unknown-elf-gcc -Os -DCKB_NO_MMU -D__riscv_soft_float -D__riscv_float_abi_soft -Iduktape -Ic -Wall -Werror duktape/duktape.c -c -o build/duktape.o
riscv64-unknown-elf-gcc build/entry.o build/duktape.o -o build/duktape -lm -Wl,-static -fdata-sections -ffunction-sections -Wl,--gc-sections -Wl,-s
[email protected]:/code# exit
exit
$ ls build/duktape
build/duktape*

与 carrot 示例一样,这里的第一步是在 CKB cell 中部署 duktape 脚本代码:

1
2
3
4
5
6
pry(main)> data = File.read("../ckb-duktape/build/duktape")
pry(main)> duktape_data.bytesize
=> 269064
pry(main)> duktape_tx_hash = wallet.send_capacity(wallet.address, CKB::Utils.byte_to_shannon(280000), CKB::Utils.bin_to_hex(duktape_data))
pry(main)> duktape_data_hash = CKB::Blake2b.hexdigest(duktape_data)
pry(main)> duktape_out_point = CKB::Types::OutPoint.new(cell: CKB::Types::CellOutPoint.new(tx_hash: duktape_tx_hash, index: 0))

与 carrot 的例子不同,duktape 脚本代码现在需要一个参数: 要执行的 JavaScript 源代码:

1
pry(main)> duktape_hello_type_script = CKB::Types::Script.new(code_hash: duktape_data_hash, args: [CKB::Utils.bin_to_hex("CKB.debug(\"I'm running in JS!\")")])

注意,使用不同的参数,你可以为不同的用例创建不同的 duktape 支持的 type script:

1
pry(main)> duktape_hello_type_script = CKB::Types::Script.new(code_hash: duktape_data_hash, args: [CKB::Utils.bin_to_hex("var a = 1;\nvar b = a + 2;")])

这反映了上面提到的脚本代码与脚本之间的差异:这里 duktape 作为提供 JavaScript 引擎的脚本代码,而不同的脚本利用 duktape 脚本代码在链上提供不同的功能。

现在我们可以创建一个 cell 与 duktape 的 type script 附件:

1
2
3
4
5
6
7
pry(main)> tx = wallet.generate_tx(wallet2.address, CKB::Utils.byte_to_shannon(200))
pry(main)> tx.deps.push(duktape_out_point.dup)
pry(main)> tx.outputs[0].instance_variable_set(:@type, duktape_hello_type_script.dup)
pry(main)> tx.witnesses[0].data.clear
pry(main)> tx = tx.sign(wallet.key, api.compute_transaction_hash(tx))
pry(main)> api.send_transaction(tx)
=> "0x2e4d3aab4284bc52fc6f07df66e7c8fc0e236916b8a8b8417abb2a2c60824028"

我们可以看到脚本执行成功,如果在ckb.toml 文件中将 ckb-script日志模块的级别设置为debug,你可以看到以下日志:

1
2019-07-15 05:59:13.551 +00:00 http.worker8 DEBUG ckb-script  script group: c35b9fed5fc0dd6eaef5a918cd7a4e4b77ea93398bece4d4572b67a474874641 DEBUG OUTPUT: I'm running in JS!

现在您已经成功地在 CKB 上部署了一个 JavaScript 引擎,并在 CKB 上运行基于 JavaScript 的脚本!
你可以在这里尝试认识的 JavaScript 代码。

一道思考题

现在你已经熟悉了 CKB 脚本的基础知识,下面是一个思考:
在本文中,您已经看到了一个 always-success 的脚本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一个 always-failure 的脚本呢?
一个 always-failure 脚本(和脚本代码)能有多小?

提示:这不是 gcc 优化比赛,这只是一个思考。

下集预告

我知道这是一个很长的帖子,我希望你已经尝试过,并成功地部署了一个脚本到 CKB。在下一篇文章中,我们将介绍一个重要的主题:如何在 CKB 定义自己的用户定义 token(UDT)。CKB 上 udt 最好的部分是,每个用户都可以将自己的 udt 存储在自己的 cell 中,这与 Ethereum 上的 ERC20 令牌不同,
在 Ethereum 上,每个人的 token 都必须位于 token 发起者的单个地址中。所有这些都可以通过单独使用 type script 来实现。
如果你感兴趣,请继续关注 :)

本文作者:Xuejie
原文链接:https://xuejie.space/2019_07_13_introduction_to_ckb_script_programming_script_basics/
本文译者:Shooter,Jason,Orange